民间故事:深山养鸡人

道公听了,说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在深山生活是有规矩的,进山是要择吉日的,饭前你必须请山神先吃,不然就会触犯神威!

民间故事:深山养鸡人

权伯身高体壮,虎背熊腰,大手大脚,性格暴烈。

他亮开嗓子说话时,全村震动。

“我在这个世上,谁都不怕,更别提鬼神!”权伯嘴边常挂着这句话,拍了拍毛茸茸的胸脯。

权伯50岁那年,决定到离村子不远的六瑶谷养鸡、养鸭。

六瑶谷谷深树阴,溪流淙淙,传说常有山神和山鬼出没。曾经也有人在六瑶谷搭棚搞养殖,但没多久都灰溜溜地打退堂鼓了。

权伯说干就干,忙里忙外半个月后,草棚、鸡栏、池塘一一落成。接着,他买来鸡崽和鸭崽各两百只,挺进了山谷。

按照村里的习俗,进山养殖要请道公择一个良辰吉日,一来图个心安,二来图个吉利。

可权伯这些都免了,他不信邪,坚信自己最厉害,能战胜一切。

1993年农历七月十五日,鬼节刚过,权伯便提着锅碗瓢盆和一杆猎枪进山了。

“有猎枪在手,我怕个鸟!”权伯说。

白天,他忙着修缮鸡栏和给池塘蓄水。傍晚,浑身疲惫的他回到草棚烧火煮饭做菜。

当最后一抹阳光隐退,昏暗笼罩了六瑶谷,草棚里也飘出饭菜香。

饭菜刚端上桌面,权伯等不及让它变凉,就用手抓着吃了。

他一边吃着饭菜,一边饮着米酒,嘴巴吧唧吧唧作响。

民间故事:深山养鸡人

晚上9点,权伯吃饱喝足,随手把碗筷丢在一边,打了几个饱嗝后歪着头,心满意足地瘫倒在床上。

白天他实在太累了,大门也来不及关上,只想先躺着,等醒过来再收拾碗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权伯感到有阴风吹进草棚,凉飕飕地弥漫在四周,汗毛狂竖。

他慢慢地张开眼睛,看到饭桌上的煤油灯豆大的火星正发出幽蓝的光,左右摇晃,随时都有可能熄灭。

借着朦胧的灯光,他看到有四条类似斑马腿的东西吊在门檐上,正欢快地来回摆动。

与此同时,整座草棚晃动起来。

权伯以为自己喝多了,头昏眼花。但细想过后,他觉得不可能,因为两斤米酒还不足以醉倒他。

他擦了擦眼睛,再看。没错,真的有四条类似斑马腿的东西吊在门上,欢快地来回摆动。

肚子里的两斤米酒瞬间转化为怒火,权伯腾地从床上跃起,操起床头的猎枪,蹑手蹑脚走到门边,使出全身力气,用枪杆朝那四条斑马腿挥打过去。

“刷刷刷”,四条斑马腿仿佛拥有未卜先知的本领,任凭权伯挥舞,楞是扑空了。

整座草棚剧烈晃动起来,随时都有倾塌的危险。

原本安安静静的鸡崽和鸭崽,此时似乎受到了惊扰,叽叽喳喳乱成一团。

权伯真的怒了,他给猎枪上膛,冷笑着朝那四条斑马腿狠狠地抠动了扳机。

奇怪的是,猎枪竟然哑火了。

民间故事:深山养鸡人

权伯冷汗直冒,他转身操起菜刀,挥舞着满屋子跑动,咿咿呀呀大叫。

慌乱中,他被桌腿绊到了,摔了一跤,鼻子流了血。

权伯觉得天旋地转,草棚仍然在剧烈摇晃,门上的那四条斑马腿依然在欢快地摇摆。

他歇斯底里大喊一声,在草棚的另一侧墙壁冲出一个窟窿,逃命似的跑回家。

当看到满脸是血的权伯站在门外时,老伴还以为他在山里遭到打劫了。

听他讲述完毕,也不禁大惊失色,连夜请道公前来做法。

道公听了权伯的描述,不紧不慢道:“斑马腿?哼!山神的腿就是带斑纹的,你第一天进山就遇到山神,肯定犯了什么忌。”

权伯挠挠头,说:“我也没怎么着啊,只不过是进山没找日子,晚饭前没做敬奉仪式。”

道公听了,说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在深山生活是有规矩的,进山是要择吉日的,饭前你必须请山神先吃,不然就会触犯神威!”

权伯听了,后怕不已,只怪自己大大咧咧惯了。

次日白天,权伯拉上几个儿女,赶到六瑶谷把鸡崽和鸭崽搬回家。

“经过惊魂一夜,我可不敢再在六瑶谷呆下去。”权伯心有余悸,一把火烧掉了草棚。

"民间故事:深山养鸡人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